新世纪福音战士剧场版:Air/真心为你

高清

主演:绪方惠美,林原惠美,三石琴乃,宫村优子,山口由里子,立木文彦,石田彰,清川元梦,山寺宏一,优希比吕,长泽美树,子安武人,麦人,川村万梨阿,矢岛晶子,松本保典,长嶝高士,泽木郁也,山野井仁,永野广一,菅原淳一,涉谷茂

类型:剧场版地区:日本语言:日语年份:1997

欢迎安装高清版[一起看]电影APP

 线路Y

缺集或无法播,更换其他线路.

 线路J

缺集或无法播,更换其他线路.

 线路JJ

缺集或无法播,更换其他线路.

 线路E

缺集或无法播,更换其他线路.

 剧照

新世纪福音战士剧场版:Air/真心为你 剧照 NO.1新世纪福音战士剧场版:Air/真心为你 剧照 NO.2新世纪福音战士剧场版:Air/真心为你 剧照 NO.3新世纪福音战士剧场版:Air/真心为你 剧照 NO.4新世纪福音战士剧场版:Air/真心为你 剧照 NO.5新世纪福音战士剧场版:Air/真心为你 剧照 NO.6新世纪福音战士剧场版:Air/真心为你 剧照 NO.13新世纪福音战士剧场版:Air/真心为你 剧照 NO.14新世纪福音战士剧场版:Air/真心为你 剧照 NO.15新世纪福音战士剧场版:Air/真心为你 剧照 NO.16新世纪福音战士剧场版:Air/真心为你 剧照 NO.17新世纪福音战士剧场版:Air/真心为你 剧照 NO.18新世纪福音战士剧场版:Air/真心为你 剧照 NO.19新世纪福音战士剧场版:Air/真心为你 剧照 NO.20

 剧情介绍

新世纪福音战士剧场版:Air/真心为你剧场版免费高清在线观看全集。
神秘的EVA零号机驾驶员绫波丽,在与碇元度约定之时,来到了NERV底层中央教条的红色水池边。她的命运似乎就将在此结束。在危急时刻,葛城美里不但要完成加持良治交待的对“第二次浩劫”真相以及“人类补完计划”的探查工作,还要保护碇真嗣与明日香,以及防备SEELE对初号机与二号机的物理接触。出于对碇元度的憎恨,赤木律子接受了SEELE引爆MAGI的提案,她能否成功?长期与SEELE共事的碇元度、冬月耕造、碇唯,为了防止人类“最终的悲剧”,而酝酿了的“人类补完计划”能否实现?尽在《新世纪福音战士》电影版第2部中解答。AURA~魔龙院光牙最后的战斗~命运/冠位指定 绝对魔兽战线巴比伦尼亚三角窗外是黑夜甜点转生 最强甜点师降临异世界明日酱的水手服龙与魔女 #0.8魔法少女什么的已经够了啦大雪海的凯纳黑色五叶草亚尔斯兰战记城下町的蒲公英天国大魔境轻拍翻转小魔女我们大家的河合庄刀剣乱舞 廻 -虚伝 燃ゆる本能寺-寒蝉鸣泣之时·业警视厅 特务部 特殊凶恶犯对策室 第七课来自深渊钢之炼金术师:香巴拉的征服者偶像星愿 第三季文学少女 剧场版重装武器大人的防具店 第二季请在T台上微笑指尖相触,恋恋不舍魔具少女我回来了,欢迎回来小哥斯拉的逆袭航海王:狂热行动暗杀教室 第二季碧蓝航线混沌之子花牌情缘3反叛的鲁路修剧场版2:叛道请问您今天要来点兔子吗?BLOOM放课后少年花子君银河英雄传说 Die Neue These 邂逅魔术士欧菲流浪之旅 基姆拉克篇向山进发 第四季尸姬 玄黑狐天体的秩序恋如雨止团子大家族架向星空之桥水星领航员 第3季粗点心战争 第二季勇者赫鲁库水星领航员 暮色战姬绝唱Symphogear G

 长篇影评

 1 ) 终于看懂:EVA 老剧场版(真心为你)与 新剧场版(Q)的关联。

结合新剧场版,老剧场版终于看明白了:

1. SEELE 想通过 Adam(亚当) 让人类进化成类似 EVA 的新生命,解决人类自身进化的瓶颈。// 此前,Adam 是偶然闯入人类世界,并被人类发现和俘获的“神”。

2. NERV(碇源渡)想通过 Lilith(莉莉丝) 与 Adam 结合让人类融合成没有心灵隔阂的一体(精神汇入莉莉丝之卵,肉体融化成 LCL 之海)。这样的话,碇源渡 可以在莉莉丝之卵中,与自己的老婆 碇唯 再度相会。// 此前,Lilith 是另一个被发现的“神”,并一直被囚禁在 Nerv 的地底下。

3. 老剧场版 真心为你 中,SEELE 虽然手里已经没有 Adam(在 TV 版中被 加持良治 偷走并交给了 碇源渡,以胚胎形态种植在了 碇源渡 的手心),但通过“人造的神”(EVA 量产机)强行启动 人类补完计划 的进化仪式。

4. NERV(碇源渡)将掌心的 Adam 胚胎放入 绫波丽 的子宫,但 绫波丽 拒绝再当 碇源渡 的傀儡(其实是,不愿意抛下 碇真嗣),她带着体内 Adam 的灵魂与胚胎,飞向十字架与被囚禁的 Lilith 结合,至此,Adam 和 Lilith 结为了一体(所以巨大化后,会交替呈现出 渚薰 与 绫波丽 的模样)。

5. 此时 碇真嗣 需要在 Adam 和 Lilith 之间做出选择:是让人类进化成 “巨神兵”,还是融为一体的 LCL 之海?

6. 出于自身的心理缺陷,在 绫波丽 的帮助下,碇真嗣 选择了 Lilith 路线(所以代表 Adam 的 渚薰 的形象后来再也没出现过),全人类化为液体并融汇成一体,灵魂都集中到 莉莉丝之卵,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7. 但 碇真嗣 进入 莉莉丝之卵 后,发现彻底的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并不是一个他真正喜欢的世界,他还是希望生活在有他人存在的世界中,虽然人与人有隔阂,但有他人才有自己的存在感。

8. 于是 碇真嗣 做出了最终选择:他带着 明日香 等一部分人类恢复了肉体形态留在了地球,而另一部分人类随着 EVA(碇唯) 飞进了宇宙。所以在结尾,碇真嗣 和他母亲(碇唯)做了一次告别,一个入地,一个飞升。追随 EVA(碇唯)的人们(绿色的光芒十字架)消失在茫茫的宇宙中,并得到了永生。

9. 碇真嗣 回到地球后,发现旁边的 明日香 也恢复了人类的形态。这是他的第一反应还是“厌恶他人”,所以他下意识地继续掐 明日香 的脖子,但随着 明日香 伸手抚摸她的脸,他终于发现他人也有可以接受的地方,于是停手,开始哭起来,这里面既有懊悔,也有不甘,当然肯定还有更多复杂的情绪。

10. 明日香 的最后一句台词『你真恶心』,应该是来自存在主义哲学萨特的《恶心》,他人即地狱。

-------------------------------------------------

归根到底,这是人类自己的(不同)选择,所以在新剧场版 Q 中,第三次冲击被称为是不完全的。

 2 ) 真嗣为什么要掐死明日香

自己写的,原载于知乎问题“真嗣为什么要掐死明日香”下的回答。

//www.zhihu.com/question/22210528/answer/386918030

这个问题非常关键,涉及到EVA的究竟想表达什么。剧场版真心为你中真嗣一共两次掐住明日香的脖子,

第一次在美里家中(或者是在他的想象中),是因为明日香否认了这个世界是为他而存在。

第二次LCL之海边上,有很多寓意,其中一种是指向人与人之间最初固有的“恐惧”或者是“排斥”。重新从混沌中回到了拥有心之壁/A.T.field的自我意识中,真嗣和明日香在这里应该被看作是人类诞生之始的原初状态。但就像别的答案所说的一样,这里真正重要的不是要掐死明日香,而应该是最后放开了手,人与人跨过了这一层恐惧。

下面就为什么这和EVA的主旨有关,谈一谈很长很长的个人分析。

两年前看TV版的时候很不解,为什么故弄玄虚了那么久的“人类补完计划”最后仅仅用几个人的意识流就说完了。网上主要的说法是没有经费了,后来的剧场版真心为你才交代清楚了个人的意识流之外宏观发生的一切。但我的问题是,为什么庵野秀明在没有经费的情况下,选择留下的偏偏是这个意识流的部分而不是其他?看完剧场版后我才意识到,根本不是因为想要“糊弄过去”那么简单。

真嗣是每一个人,他是“被选中的”,就像每一个人一样。想起村上春树在《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中绝妙的一段比喻:“小的时候总是觉得,自己被一股神秘的力量保护着,无论这个世界上发生怎样的灾难,自己总是能得到庇护的... ... ”我相信几乎所有人都有过这样的想法。在自己的生活中,自己就是被选中的那一个,不管有没有主角光环,我们所凝视的、感受的、经历的一切都是透过“我”这一介质,一切都落到“我”身上。

TV第一集,真嗣首次被命令驾驶初号机的时候,他感到气愤、不解、不可思议。为什么他,明明是好不容易来见一眼父亲,明明只是一个和这一切无关的人,要突然承担这一切?为什么是他?这个时候,在他的自我里,世界本应该是围绕他而存在的才对;他就是懦弱,他只是个孩子,他就是不想承担,那么,本就该不由他来承担才对。他想要逃避。

TV版最后一集,围绕“逃避”提出一连串追问:

“逃避有什么不对?” “如果感到讨厌的话,逃避也是可以的。” “痛苦的话,逃避也不要紧” “但是我受够了,我不想再逃避了” “那是因为你知道逃避后会更痛苦” “因为,逃避的话就没有人会理我了!”

逃避,是我们本能的行为,称之为人性也好、懦弱也罢,它在一个“围绕我而存在的世界”里没有任何问题;而不逃避,却是因为别人,因为这个世界教我们不能懦弱、应该有担当,因为别人会透过这样的眼镜看我们,因为我们在乎别人怎样看自己。到最后我们自以为是地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就像真嗣看到伤痕累累的绫波丽的时候,脑门一热选择了“承担”一样。

这样做就对了吧。

这样做就能得到别人的认可了吧。

这样做父亲就会满意了吧。

这样做丽就不会觉得我懦弱了吧。

这个时候,对“围绕我而存在的世界”的信念动摇了,但是却有别的方式来填补“我”在世界中所失去的重要性。去关注别人,因为这样就能得到别人的关注;去服从规则,因为这样别人就不会用异样的眼光打量自己;去珍惜伙伴,因为这样就会被人珍惜;去拯救世界,因为这样的主角往往都有主角光环。渴望被爱,渴望被救赎,因为这样自己的存在就能被认可、被强调、被短暂地放自己妄想中世界的中心。经验告诉我们,我们只要怎么怎么怎么做,这个世界就会对我们更温柔一些就会更顺我们的心一些。从动机而言,我们希望世界是“为我”而存在的,只是像真嗣不敢去见父亲、明日香不敢去见母亲一样,我们怕自己所妄想的世界中遭到拒绝、背叛。

所以剧场版中真嗣说:

“我本以为这是一个没有烦恼、没有背叛的世界。” “我觉得那里好像净是我讨厌的东西,所以才觉得逃出来会更好。但是,我逃出来也不是什么好事,我不在那里,和谁都不在是一样的。”

“世界为我存在”的本质就是“顺我心”,但显然现实中“不顺我心”的情况往往更多。越长大越明白这一点,所以越不敢去妄想。于是,大人们把“我”的一部分寄托在了“真理”上面,这个真理可以是社会规则、简单的对与错,可以是利益,可以是宗教信仰,可以是狂热的某种哲学逻辑。世界属于真理,那么只要“我”去追随真理,“我”就不会被世界抛弃

人永远在“为我而存在的世界”和“正确的世界”之间纠结,真嗣的挣扎是所有人的挣扎这是第一层,与世界有关

第一次真嗣掐住明日香,是在美里的家里,明日香说:

“你其实随便(由)谁(来拯救)都可以吧!你怕美里和一号适格者(绫波丽),你怕父亲,你怕母亲,你只不过是逃到了我这里。因为这样做最轻松,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其实你根本就没有喜欢过别人!你心里除了自己根本没有别人!你甚至连自己都没有喜欢过!”

换言之,真嗣只是想要通过别人对他的爱、对他的认可来确认自己的存在,确认“为自己存在的世界”不会坍塌。明日香戳破了这一点,这让一直把自己放在受害者位置的真嗣受到刺激。他不断重复着“救救我吧”“不管是谁,救救我”“不要抛弃我”“不要杀我”,而明日香只是冷漠的一句

“拒绝。”

她的拒绝,彻底粉碎了真嗣的妄想。眼前的这个同龄人彻彻底底地告诉了他两件事:他不是什么独一无二的存在,这个世界根本没有义务去怜悯他,他的存在即使没有价值也与她无关——世界不是为他而存在;他所说的喜欢仅仅是出于自私的索取,他所扮演的受害者形象也仅仅是为了满足自己不安的内心——他一直活在自欺欺人的安定区。真嗣的世界与维系真嗣的存在本身的自我意识(自尊心)都面临崩塌,他掐紧了明日香的脖子。

什么是“我”?

真正的“我”基于本能,基于“肮脏”的欲望、懦弱、贪婪、自我满足,真正的“我”只想得到、只想索取、只想一切都顺心意,真正的“我”希望世界只为自己存在;但是展现给别人看的“我”却看似勇敢、正义、有责任有担当、为他人着想、甚至要拯救这个世界。而“自欺欺人”所说的正是把后者这个由内在的我驱动、却又由外在的世界塑造出来的“我”当做是自己本来的样子。似乎自己真的很高尚。

大人们在做这件事的时候无比娴熟,但是还是少年的真嗣,却充满了挣扎。他一方面纵容自己的懦弱与欲望,一方面看不起这样的自己,努力创造出一个“有伙伴,有勇气,有能力,值得被爱”的自我形象。剧场版AIR开篇他不断重复“明日香,救救我;明日香,救救我...”是因为明日香是唯一一个直接戳破了他的虚伪人,明日香的认可对他来说比起任何人都更重要,因为这样他才能继续维持这个包装出来的“我”。

在明日香的病床前,得不到“救赎”的真嗣一瞬间屈服于真正的“我”:对着少女裸露的身体手淫。其实手淫这一行为指向非常清晰:不为他人付出任何东西,不需要考虑任何别人的眼光,只用快速直接地满足自我的欲望。所谓的“明日香,救救我”不过是“用明日香来救我”。而手淫后的真嗣看着自己手上的液体,沮丧地说出一句“我真是下流”,不过是在企图仍旧维持那个捏造出来自欺欺人的高尚形象。

在明日香看来,这样的真嗣无比虚伪,她的眼里充满了鄙夷。那句“真可悲”发自肺腑。因为明日香自己是一个毫无虚伪的角色:她渴望母亲的爱、渴望驾驶EVA、渴望自己的价值被承认,所有的欲望都毫无掩饰;她爱加持,那么同加持发生性关系也无所谓。对于明日香来说,没有需要展现给别人看的“我”,所以她看不起自欺欺人、不敢直面自己的真嗣。

这是第二层,与自我有关。

回到最开始的问题,为什么声势浩大的“人类补完计划”可以由真嗣一个人的意识流来解答?用一个少年的内心挣扎来决定整个人类命运是否过于矫情?Seele的计划和NERV的计划不同在哪里?人类补完是什么?心之壁是什么?LCL之海又是什么?

从后往前回答。直接的解释是,LCL之海是失去了物质形态的意识的集合,它象征着所有的生命又回归到完整统一的状态,其中的神学基础可以参考相关分析文章。心之壁是自我意识的边界,因为它的存在,人与人之间存在距离、伤害、背叛,人会感到孤独。Seele的人类补完计划就是要通过牺牲人的物质性的方式打破心之壁,回到LCL之海这样一种统一的、混沌的状态。类似的构想在日漫之中其实反复出现,就我看过的而言火影(无限月读:人放弃意识,活在梦里)、鲁路修(人类成为精神共同体、不再有谎言)、钢炼(所有的生命回到集中的状态、形成巨大的生命体从而去接近真理)都多少有些相似。

失去了边界的意识也就失去了“自我”,“围绕我而存在的世界”也就不存在,LCL之海不属于任何一个人,也不属于整个人类文明,它只属于神,假如存在神作为见证者的话。如果说这样的计划有意义的话,意义只存在于计划实现之前,因为能够有这样的愿望必须依赖于对人类社会现状的不满、对人类文明更高形态的畅想,而无论是不满还是畅想都需要有边界的“自我意识”来承担;LCL之海是不会畅想的,若没有更高的意识来感知它的存在,它形成的瞬间,所有的意义就归零了。TV26集:

“这是,什么都没有的世界?没有人的世界?” “自由的世界。” “自由?” “不被任何事物束缚,这是自由的世界哦。也正是因此,这里什么都没有。” “只要我不去想就没有。” “对,只要你不去想。” “那我应该怎么做才好?我不知道啊。” “有些不安吧。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吧。太模糊不清了,什么都得不到的世界,那就是自由。”

这个意义上,SEELE想做的事,其实与人类集体自杀无异。这是第三层,与意识有关。

那么真嗣他爹/NERV/庵野秀明想做的又是什么?常见的说法是打开少年内心的闭塞,在不放弃物质形态的条件下探索打开“心之壁”实现人类相互补完的可能性,即,相信人是可以相互理解的。然而,仅仅把重点落脚在“相互理解”上,显然是解读得过于浅薄了。

TV版26集,在意识流结束、补完完成前的关键的一段:

“通过别人的形态,才会知道自己的形态。” “通过自己与别人之间的界限,才能勾勒出自己的模样。” “没有别人的话,你就看不见自己。” “那岂不是要有别人存在,自己才能存在了?一个人无论到哪里,始终都还是一个人不是吗?世界全都是我一个人啊!” “是因为认识到了和别人之间的差异,自我的概念才能被把握。” “第一个别人就是母亲,母亲是和你不一样的人。” “对,我就是我,只是,别人也确实在塑造我心灵的模样!” “对哟,碇真嗣。” “你总算明白了呀!笨蛋真嗣!”

然后是剧场版真心为你中,真嗣做出决定的两段话:

“如果你期望的话,心之壁会再次将所有人分开。对他人的恐惧又将重现。” “没关系的。谢谢。” “A.T.Field将会再次伤害你和他人,也没关系吗?” “没关系。但是,我心中的你们又是什么?” “是希望。是相互理解的可能。是喜欢。” “可是那都是装给别人看的,都是我一厢情愿的臆想罢了,就像是祈祷一样,不可能永远继续下去。总有一天又会被人背叛,被人抛弃... ...但,但我还想再见一次!因为我明白那样的心情是真的。” “我还是不明白幸福究竟在何方,但是我会在这里继续思考我究竟为何而生,这之后也会一直思考下去。不过我似乎总算是明白了,这其实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为了使我作为我而活着。”

看上去TV版和剧场版似乎在说不同的东西,但如果结合上面三个层次的分析,就会发现其实是串联起来回答了同一个问题。人之所以为人,首先是因为有自我的意识,而自我的意识必须要有一定的限定(心之壁)才能成立。这样的限定,划分开了“他”与“我”的区别。“我”通过“他”来把握自我的概念、勾勒自己的模样、塑造自己的形态。

而因为“我”无法左右、无法把握不同的“他”,于是会产生向往、想要理解的冲动、爱与被爱的需求,也会产生无法了解、害怕被背叛的恐惧。“他”的概念反过来冲击着“我”,因为这一切只在“我”所认识到的世界中发生,本应该只属于我一个人,却因为“他”与“我”之间的隔阂所带来的不确定性,导致“我”在“我的世界”中痛苦、挣扎。

“我”所展现给“他”的并不是真的“我”,为了得到“他”的爱、理解、认可,“我”隐藏起自私的动机,塑造出一个“我”以为可以取悦“他”的形象;为了消除隔阂带来的不确定性,“我”放弃了“世界为我而存在”认知方式,而选择了一个基于客观真理(这样就可以和“他”谈判)的世界。到最后,“我”迷失了,“他”和“我”之间的矛盾变成了“给他看的我”和“真正的我”之间、客观的世界和主观的世界之间的矛盾。“我”成了一个自相矛盾的、挣扎的人,“我的世界”面临崩塌。

为了和解,SEELE选择了解除自我的限定,但同时“我”的概念也就不复存在。

TV版中,一系列的意识流中“我”其实是与自己和解了,接受自己真实的一面,同时也承认他人对自己的影响——认识到“我就是我,只是,别人也确实在塑造我心灵的模样”其实本身就是一个矛盾的过程,虽然仍然迷茫,但是不会挣扎。

而剧场版最后,“我”选择再一次回到拥有心之壁的人的状态,因为无论怎样,“我”在思考、在建构自我的时候那样的意识就决定了“我”的存在,“那样的心情是真的”,“我作为我而活着”,“这本身就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用一个少年的内心挣扎来决定一个世界的命运看似荒唐,但是这个世界其实正是因这个少年而存在。正如我们各自的世界也因你我各自的意识、感知而存在一样。唯说,

“人只能在这颗星球上才能生存,但是EVA可以无限地生存下去,和寄宿在其中的人心一起。就算是五十亿年以后,地球、月亮、太阳都消失了以后,EVA也会存在,即使一个人也会继续活下去,就算再寂寞,只要活下去,那么人类存在过的证明就会永远留存下去吧。

人类补完计划,其实就是人和自己、和自己所感知到的世界的和解。

最后真嗣没有掐死明日香,“我”没有再纠结于对“他”的恐惧,于是世界的和解也终于达成。

 3 ) When i find peace of mind

要说起我和EVA,那还得从数年前国内引进的《天鹰战士》提起,虽然这玩意经过某部门强奸洗礼后已然变成了另一个东西,但对那时候的我来说却完全不影响观看,因为对于一个小p孩来说,唯一的看点就是那充满流线造型的精美机械设定。后来我还为此买了一个初号机的模型玩具,在我印象里这个玩具质量相当好,陪我度过了童年很长的一段时间。

后来接触了一些动漫杂志,多多少少听闻了EVA的大名,但再一次看起的应该还是贞本义行执笔的漫画版,老实说,这个漫画充满了灰暗的基调,和以前看过的那些《龙珠》、《多啦A梦》之类存在本质区别,或许是小p孩那种特有的傻X使我大肆向朋友们鼓吹这部作品以此来获得一些“品味”上的优越感,但归根结底我想这部作品还是对我造成了很大的影响,虽然那时候对EVA的喜欢多少还是带了点“虚荣”的成份。

当然,原版动画后来也就慢慢看完了,真正让我觉得EVA的确是个很不一般的作品,应该还要归功于那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剧场版第26话《真心为你》,这也是为何我将这篇文章放在这个条目的原因。

很多人对于EVA的解读都集中在世界观设定与剧情进展上去,其实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也拘泥于此,但这几天把EVA从头到尾重看一遍后我产生了一个想法:为什么要去解读这些呢?我认为EVA是一个充满意识流与魔幻现实主义的作品,所以那些所谓的解读并非是必要的,你在喜欢EVA的同时应该明白这是一部剧情动画,而非学术性的东西,我想知道的是为什么庵野秀明会做出EVA,他的目的是什么。

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多少都会有痛苦的事,可能根据年纪、经历的差异在外在体现上多少会有些不同,但某些深入心底的那种绝望、压抑、无助与恐惧想必还是有相通之处,而EVA整部作品的基调就是揭示这些人性中黑暗的一面,无论是真嗣、明日香、美里、律子甚至是碇元度都带有这种黑暗面,这可能体现在父母与子女的关系,也可能体现在男人与女人的关系或者是个人与社会的关系,而庵野所做的的就是通过神乎其技的脚本与镜头语言将这主要角色身上黑暗面无限扩大,通过动画所擅长的夸张、变形、抽象等手法将之表现的淋漓尽致,实际上EVA所表达的内容也是从个人走向集体,从个人的烦恼走向对人类社会形态、生存形态的质疑,从这一点来说,EVA在动画历史上的确是特别的,动画并不仅仅只是少儿娱乐的产品,它也是可以带有人文与批判精神的,虽然我不能说在EVA之前没有这样的动画,但EVA的出现意味着动画再一次向成熟迈进,与它的前辈文学、电影进一步缩短距离。

庵野在EVA中成功表达了一些常人所忌讳的负面情感,这种表达带有鲜明的大和式烙印,我相信除了大和民族之外是没有人可以做出这样的作品的,而正是这种民族性的特质与庵野对开拓动画表现力的勇气造就了EVA令人吃惊的人气与商业成就,庵野在制作《新剧场版:序》前曾放言业界12年来没有任何动画比EVA更新,倒也并非妄言。当然这些成就与历史都是老生常谈,EVA的存在意义已经有目共睹,哪怕是不喜欢EVA的人也无法忽视其对业界对动画历史造成的巨大影响。而庵野在提出人所拥有的问题之后,又是如何解决的?

通过真嗣的行为我们可以看到“逃避”这一解决问题的方法,但事实上如何?数次放弃驾驶EVA又数次坐上驾驶席,面对残酷的现实你又能逃到哪去呢?除非你真的死了,但偏偏真嗣又是个怕死的胆小鬼,虽然口头上很硬,实际上每到危急关头都疯狂般的求生,虽然看起来滑稽,但从真实反映人性的角度来说倒也无可厚非。在这种接受不了现实又逃避不了现实的情况下庵野找了一个折中的方法:从改变问题本身的角度去解决问题,如果大家都“合”为一体那就不存在接受还是逃避的选择,也就变相的解决了这个问题,到了EVA后期尤其是剧场版26话,基本上都是围绕这个方法来展开的。而这就是魔幻现实主义的好处,不需要过多的解释,只是让他按照作者的意图去发生,作为观众只需接受即可,如果EVA最后以人类补完计划圆满结束来完结想必倒也是另一种释然,但庵野偏偏走了另一条充满险恶的荆棘之路。

在TV原版25、26话与剧场版26话《真心为你》中抽象的意识流表达占据了大量篇幅,我认为原版25、26话发生的时间是在《真心为你》之中的,也就是人类补完计划发动后那一段连续的抽象意识流,代表了主要角色心理上互相融合交汇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个片段即原版26话中那一幕校园青春剧饶有意味,我们知道按剧情上的设定,这个情节可以说是虚构的,或者说是真嗣理想中的一种生活状态,那么庵野这样做到底为何意?很明显是在影射OTAKU问题,影射那些沉迷于动漫游戏中的人,在《真心为你》中有这样一段对话可以算得上经典:

— “我不知道幸福到底在哪里…”
— “只能在梦中找到幸福了呢…”
— “所以这并不是现实,而是没有任何人存在的世界。”
……
— “我的现实又在哪里?”
— “梦的终结。”

庵野就是个资深OTAKU,甚至他所属的GAINAX都可以算作OTAKU成立的公司(曾做过类似OATKU纪录片的《OTAKU的录像带》),所以EVA从最开始针对的普遍性人际关系问题已经衍生到观看动画本身的观众所具有的问题,但我们也知道庵野并没有让那个青春校园剧继续下去,因为他已明白那仅仅只是代表了一种人皆有之的美好向往,终究是不切实际的。

庵野曾说EVA是一个主人公不断遭受挫折又不断站起来的故事,EVA通过数次逃避又数次回归现实的方法几乎道出了答案:人生就是不断摔倒不断爬起的过程,美好如人类补完计划最后依然以破灭为终结,在这个过程中你选择逃避还是接受本身是不具任何意义的,因为,它们已经包含在你的人生之中,而在所谓的人生之中,你注定要时刻受到两难的抉择,真嗣从暗红的LCL之海中走出并掐住明日香脖子时,你觉得他真的做出选择了吗?如果他选择一般意义上的彻底逃避那么为何要结束补完计划,如果他选择积极入世又何必想致明日香于死地。补完计划只是真嗣的一个过程,而非他的终点。

人是矛盾的,庵野也只是一个具有矛盾特征的人,他将这种矛盾性潜藏在EVA之中,通过试图解决矛盾本身来表达矛盾的本质,从某种意义上讲,我这篇小文也存在于一种矛盾之中。

When i find peace of mind,新剧场版系列会给EVA另一种可能、另一种解读,那些耳熟能详的角色最终又会有怎样的命运与归宿,交予时间来验证。

 4 ) 起名叫“福音”,真难为人家了

谈这部电影离不开谈日本这个民族,真是个巨拧巴的国度。所谓拧巴,是说人类人性中存在的问题它都有,而且看起来都被夸大了十倍。喜欢刨根问底,喜欢旁门左道,说白了就是特别愿意跟自己过不去,同时内心又极度脆弱。

看看日本驰名世界的悬疑片灾难片恐怖片灵异片色情片——大家都知道的就不必说了吧。真难为人家了,换上一个其他地方其他民族的人,比如热情的美洲人,深沉的日耳曼人,悲悯的斯拉夫人,把这些都看过一遍,必定疯了无疑。面对内心深处的暗黑世界,太勇敢了——以而今全球化的标准来衡量,就是以虐待和自虐为乐。

有人说这是一部宗教电影,其实基督教在这里只是一个包装——如果你了解基督教的真义的话——里面裹挟着的,是一种对现实世界的持久和无法消除的不安和不信任。

不是说,我们面对内心的不安,除了自虐致死,唯一的其他选择只有逃避。至少,应该为当下也为未来,留下一个空间,抱有一种理想。

那些找不到自己的人,估计看了本片也不会得到任何启示和帮助,只会滑向着另一个极端。天助自助者。

 5 ) 微笑的凌波

    真嗣对凌波说:“只要微笑就可以”。
    于是,便留下了动画界经典的微笑,留下了最美凌波丽!
    于是,两个封闭的人物在一瞬间走到了一起,一瞬间展现了人类的完整。

    第二次看《新世纪福音战士》,特意在网上查找了一番资料, 终于略有所悟,若有若无的感受到了他深奥的思想。就像《达芬奇密码》一样,这部动画片中被赋予了太多的宗教色彩,以至于其思想内涵并没有很好的被观众理解,但是像《出租车司机》一样,因为结合了时代的背景,所以又被广大观众所接受。

    故事中每个人物都被刻画得很丰满。
    凌波丽的执著与深邃,碇真嗣的彷徨后的逃避,明日香自信与高傲背后的脆弱,都会给人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但是3个小孩儿却在大人们的阴谋中被折磨的痛不欲生,被剥夺了一切,除了eva他们什么都没有,也许这就是要进行“人类补完计划”的原因——人类灭亡,或者说是失去了肉体,失去了相互之间的隔阂,以精神的形式继续存在下去,也就是精神上的补完。在压力下,凌波丽选择了为真嗣牺牲,明日香在失败后崩溃,真嗣一次次的逃避,然而苦痛并不会消失,只不过我们把它深深的隐瞒起来,希望时间能够将它消释。
    大人们的计划实现,凌波补完了人类,然而却留下了两个人:真嗣和明日香,一个选择宁可心灵上有缺陷,有孤独和痛苦,却仍然保持独立个体,不再逃避。另一个感受到了母亲的灵魂,把自己的心灵敞开,同时挽救了真嗣。

    突然觉得,这部动画片和刚看过的《伤城》的道理殊途同归——拯救我们的只有我们自己,而不是轮回。

关于这部动画的详细说明:
http://post.baidu.com/f?kz=89674230

 6 ) 在他者成为地狱之前,要么杀死自己,要么让一切都成为自己

三岛由纪夫说:“比战争更可怕的是‘日常生活’。” 我无法实证这样的预言,也不能断言它只是一种激越的臆想。而参考现实的坐标系,我只能把事实描述成“激情随着泡沫的破碎而消失。” 在萨特的本体论情境下——“他者的凝视是对主体的异化”,拜物教找到了它生生不息的土壤。现在我们更愿意为消费狂欢——只有在货币向能指的滑动中,恐惧和焦虑才能得到短暂的中合,与他者的会面只是完成了一次商品的交换。 正因如此,在旧有生产模式下几乎没有动摇的结构突然变得易碎,情感的缺口在战后变成了症候群最顽固的AT立场,人际关系——这套古老的交媾系统突然变得难以运作,以至于被简化成《欢迎来到NHK》里那样一纸机械的契约关系,或者是一套更加赤裸的剥削体系:以取笑他人不幸的自负来中和自己的自卑。明日香和真嗣,这两个具有相似原生家庭的个例,用各自的编译系统输出着现代语境下的创伤。 对主要人物的剖析,网路上的说法已足够丰富,不需要我的赘述。 我想,把整部EVA解读成一部真嗣脑内幻想的成长故事应该最接近我对这部作品的理解。 现代意义上的青春是无激情的,是浸泡在消费主义里的一堆力比多废料。我会有勇气面对花呗分期付款的快感,我却无法接受只能接别人水卡才能洗澡的事实。每个人逃避的焦点都有所不同,但确实大致相同的矛盾:不能逃避,才有改变的可能,而希望和绝望对半分成。 在矛盾的螺旋顶点,我依然选择逃避。和多数人一样,我选择了正中真嗣君下怀的那句话:“我只是做自己觉得舒服的事,有什么错?” 爱与被爱是人的刚需,而它又是一项受技巧支配的本能,而有些人的AT立场甚至顽固到一生只能一个人浸泡在孤独的LCL海洋里。这当然和驾驶EVA一样,是自愿也是非自愿的。要是每个人都和大卫林奇一样讨厌语言就好了,届时就没有障碍躺在人类补完计划之前了。 逃避和对爱/被爱的需求构成了完美的博弈论命题——接近明日香,有50%几率会被伤害,有50%几率会被爱。 无法接受伤害的真嗣甚至不愿做出赌博的尝试——他没有勇气杀死被自己所厌恶的自己,眼下全宇宙仅存他一人,这个软弱的自由意志,还有LCL海洋里一百多亿和他一样的灵魂。 对真嗣来说,暧昧是最让他痛苦的东西——这种飘忽不定的不确定性让爱没有落脚点。在知道真相究竟是伤害还是爱之前,为了规避伤害的可能性,就把两种可能都抹除,这是为“逃避可耻但有用”做的诡辩。 激情在这般往复的日常里逐渐消磨殆尽,力比多代替它成为了我们主要的思维方式。我们囿于现状,渴望改变,而又循环着逃跑的动作。泡在大数据精准推送下,我们保持着AT立场全开的状态,孤独地浸泡在一望无际的LCL海洋里,通过掐脖子使之窒息——是我们在和外界做最后的交媾仪式。

 短评

看到第74分钟的时候我已经看不下去了,只感觉活着还有什么意义。离开书房啃玉米、收拾房间、做半小时 keep 伸展运动、在床上打滚、沐浴、看半小时小黄书,然后回来耐着性子看到了最后。别的都不说了,活着真好。

6分钟前
  • .
  • 力荐

搏击俱乐部和这部的结局有异曲同工之妙 真嗣君先撸为敬拖下主角神坛 而之后让人气绝的是他什么都没做 换隔壁棚的套路美里几个修正拳招呼上去就好 可惜没人需要他 明日香边打边骂一边掐指头算解决一个量产机剩几秒钟 一开始就不指望他救场 最后天体等级的盛大交配场面不知道外星的观测者作何感想

7分钟前
  • [已注销]
  • 力荐

给力的剧场版,大人的吻。美里才是主角啊!

11分钟前
  • 木鱼水心
  • 推荐

在暗骂男主二货的同时,何尝又不是骂我们内心最真实的那个自己呢

16分钟前
  • 日理万鸡
  • 力荐

可視為雄性對雌性的一場戰爭──所有女性(零、明日香、美里、伊波、律子等等女性員工;兩台靈魂是女人的EVA)通通聚在被世界栽贓的Nerv陣營並非巧合,Seele恐懼的威脅是源堂「坐擁」世界上第一個女性莉莉絲且準備與她結合,也極引人遐想。那麼,推動補完計畫的神性,其實就是母性嗎?女人的母性是日本動畫的永恆隱題。

21分钟前
  • 焚紙樓
  • 力荐

就是那段,真嗣掐住明日香的脖子,然后就come,sweet death了,还有明日香暴走那段,居然是巴赫的背景音乐,这么多年,这两个画面一直难忘,还没有到让人哭的地步,但是后劲绝对大,很多人,特别是那会的中学生,看得绝望啊~~

23分钟前
  • nagine
  • 力荐

我对人的理解在eva中得到了升华,对ACG完全改观,这动画真是他妈的牛逼,放在世界电影史上都是最top的。虽然自己有过对人与人之间隔阂的思考,但不如eva来得这般深刻。A.T.Field这人与人之间的隔阂乃至于值得毁灭世界来消灭,从而不再孤独,世界大同。然而这终归是幻想,一个懦弱的14岁男孩徘徊犹豫地试着冲破自己的懦弱去直面人与人之间的无法完全理解,最后在沙滩上醒来见到的不是爱自己的美里不是爱自己的零,爱自己的两人都死了,反而只看到拒绝了自己跟自己一样不会爱的明日香,真嗣以为自己放下了,结果仍旧恨不得掐死她,人就是如此矛盾:为了不孤独必须感受到他人的存在、即便世人融为一体也仍旧需要借由他人来确认自己的存在,即便是对自己冷言冷语暴力相向的人,因此而受伤,反反复复,人活着可真是自作孽的操蛋。

25分钟前
  • 伊卡洛斯
  • 力荐

美丽的LCL之海~作为新的亚当与夏娃开始繁衍~

28分钟前
  • 汽水|不core不得嗨
  • 力荐

我第一次看已经是2001年了。Air的血腥(摩砂雪剪辑版残酷天使里看片段还心有余悸)至今难忘。文本倒忘干净了——除了大人的吻

30分钟前
  • 寄意寒星
  • 力荐

【A+】有些遗憾没有补tv版,虽然捋了剧情和设定但对观感还是有影响。但并不影响的是这部迷人的世界观及其思想让其成为一部神作:与《攻壳机动队》等一众作品不同的是,EVA已经基本放弃了哲学性的辩思,而是用纯神学的世界观创造一个全新的世界。从开头到结尾都一直用一种窒息的方式突出真嗣的心理冲突,甚至已经到达崩溃边缘还要继续鞭尸,最后产生一种极其骇人的效果;铺天盖地的隐喻表达一个人类的末世寓言,同时美学也达到一种巅峰,充斥着狂放有力的意识形态,全程高能,惊悚程度是触及灵魂的震撼。动漫能达到这个高度真的是不可逾越的了。

34分钟前
  • 法式曌影
  • 力荐

在我快死的时候请把我溶进LCL里。

39分钟前
  • 流空破刃
  • 推荐

EVA们属于Cult。

41分钟前
  • 麦绿
  • 力荐

记忆中是99年上映的,但是资料显示是97年,对此我怀有疑问。《新世纪福音战士》剧场版第二部,英文通用名《End of Evangelion》,分为两段:第一段(Air)是延续tv版故事剧情的第25话,也就是第一部剧场版的第二段的完整版;第二段(真心为你/Sincerely Yours)是真正的第26话,也是20世纪内新世纪福音战士系列的大结局。顺便说一句,这两部剧场版都是gainax和IG共同制作的,所以质量很高。另外提醒一下,eva从没有出过什么ova,目前网络上下载的所谓ova大都是这部剧场版。

42分钟前
  • 老阿飞—故园
  • 力荐

基督使徒終以卡巴拉之樹為核介而逆襲,令救世主真嗣自內導向反人類的歸於虛無的同一性的結局。冥冥之中卻暗示了異質的他者(異教與他人)、絕對領域的新一輪的蘇起。十字架.陽物進入母親神原型頭顱上的眼睛(包括精神上的基友).智慧的子宮,破戮虛無的回歸,重新選擇一個與己異質的傲嬌的夏娃。.

47分钟前
  • 库库尔坎
  • 力荐

9/10。明日香在怀念母亲中得到了精神支柱,上演了一人单挑九架EVA的精彩战斗,拥有洁白双翼却面目狰狞的量产机将明日香分尸,血如泉涌的二号机漂浮着残骸和内脏,巴赫那和谐的咏叹调变得病态又绝望,这绝望的反差是讽刺许诺人类进步与成神、抹杀个体生命的SEELE,补完开始后黑之月(莉莉丝之卵)升出地球,碇真嗣自我意志被削弱,初号机变成了十字架形态的生命之树,如阴茎突破阴唇的壁障般将十字架插进大白丽的额头之眼,所有用命运之矛自戕的量产机发出呻吟,达到生理高潮的人类瞬间迸发成只有灵魂的红色光点汇聚于巨卵,巧夺天工的影像进入到碇真嗣与凌波丽对话时女上男下的性交体位,真嗣在与他者的灵魂融合中找到了自我的主体地位,接受了孤独但享有意志自由的现实,停止补完(大白丽的分崩),最终放弃掐死明日香代表了无法否定新生命的幸福可能。

50分钟前
  • 火娃
  • 力荐

这部alternative ending的剧场版里真嗣的性格明显和tv版里是有出入的,故意着重描画了tv版里甚少显露的黑暗面,并且处处充斥着tv版里同样有所克制的性意识。我绝对是支持这种尝试的,但问题是这与tv版脱节严重,换言之,tv版根本没有对这部剧场版里想要表达讨论的东西给出足够的支撑,就如同在平房的地基上建造高楼,再宏伟壮观也是一触即塌。世界末日和肉质增生的奇观场景即使在它诞生的年代也并不新了,88年阿基拉便已经玩过。看到一句概括既精准又好笑:'a dark, brutal, psychedelic orgy of sex and violence that culminated in the mass extinction of humanity set to an optimistic J-pop song with lyrics about suicide.'

51分钟前
  • 林文清
  • 推荐

看得好累啊~~~><

56分钟前
  • 沉歌
  • 力荐

EVA强暴了我的灵魂

59分钟前
  • 小爱
  • 力荐

虽然一直认为TV版的最后两话是对EVA实质的高度提炼,但毕竟也是留下了一个偌大的天坑;自十几年前看过EVA后就从未舍得看这部剧场版,近期再度重温TV版后终于下定决心:这宏伟而惨烈的同归于尽,果真不负是应有的结局。

60分钟前
  • 托尼·王大拿
  • 力荐

为毛在Lilith变成薰的形象后,真治君才幸福滴拥抱呢!之前零的形象为什么不拥抱呢!分明是个傲娇受...腐了。

1小时前
  • Mignon松弛地
  • 力荐